嚴防“官中介”蠶食簡政放權紅利
  來源:經濟參考報
  隨著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推進,地方行政審批事項大幅減少,但媒體披露的情況顯示,審批前置環節的中介評估事項卻大量存在,各種形式的“官中介”數目繁多,成為行政機構的創收工具。
  網民稱,“官中介”淪為創收工具,極大損害了企業和個人利益,截留了改革紅利。他們認為,整飭“官中介”必須斬斷權力之手,嚴格約束行政權力。在簡政放權的同時,推進中介機構產權改革,從法規制度、機構設置、人事安排上徹底實現“官商脫鉤”,斬斷行政部門和中介機構之間的利益輸送。
  蠶食改革紅利
  “中央審批‘瘦身’,中介卻在‘增肥’。”網民“張緒才”說,一些政府部門機構更是打著某種“旗號”從事具有官方色彩的工作,這些中介機構被社會公眾氣憤地稱為“官中介”“二政府”。政府審批不收費的項目,“官中介”要收費,原來行政收費數百元的項目,“官中介”收費卻百倍暴漲。中央審批“瘦身”是“改革紅利”,“官中介”讓不收費變成了收費,讓低收費變成了天價費,這無疑是在吞噬“改革紅利”。
  網民“吳杭民”也指出,一些部門和機構,不甘心放權簡政,於是就耍起了“花招”,名義上行政審批“瘦身”了、取消了,卻“移花接木”“暗渡陳倉”,讓某些協會及商會,或者指定的中介機構暗地裡扮演“二政府”的角色。企業、個人要辦事,有時候不僅沒有便捷化,反而“關卡”更多了,甚至收費一個勁地瘋漲。本是讓利於民的制度改革,反倒增添了社會成本。
  涉嫌利益輸送
  “官中介”頻現根源何在?網民“圖八木”指出,“官中介”是這些具有審批權限的部門衍生出來的怪胎。通過脫離具有審批權的部門和單位而逐漸成長壯大的衍生品。要消滅這個怪胎還需要下一番狠功夫才行,因為這個怪胎之所以存在,它所依附的營養來源於那些部門和單位的權力。因為最終審批權還在這些部門和單位,中間去掉的環節、去掉的利益都將通過這個怪胎重新找回來。
  網民“魚予”稱,現在許多行政機關的權力的確是下放給了中介社會組織,而且很多中介機構實際上就是行政機關下屬的事業單位、改製後的企業或者利益第三方,所謂的“放權”其實就是把權力從自己的左手交給右手。如此一來,行政部門的審批少了,能拿出好看的數字。但是對於企業來說,需要辦的事情並沒有明顯減少。
  他還指出,許多審批權力搖身一變,跳出了政府的殼,沾上了市場的邊,收費的自由度更大了;同時更成為滋生腐敗的溫床,成為個別部門權力尋租的隱秘通道,“指定”、掛靠的背後,往往有著利益輸送的勾當。
  斬斷權力之手
  網民認為,簡政放權不能淪為數字游戲,要防範、遏制政府權力暗渡陳倉。
  網民“安佳韞”認為,要想達到精簡行政審批項目的目的,首先要理順政府和市場的關係,建立起完善的審批備案制度,變“授權”為“監管”。一方面,摸清究竟有多少審批前置中介服務項目,清理沒有法定依據的中介服務項目,對保留下來的項目實施“目錄化”管理;另一方面,打破部分中介機構壟斷經營的局面,通過信用等級評定和動態考核管理等方式,引導中介服務機構健康有序發展。對於中介機構來說,只有摘掉了“紅頂子”,真正“下海游泳”,才能練就獨具競爭力的真本領。
  他進一步指出,消除“紅頂中介”現象中的“貓膩”,關鍵還要斬斷伸得過長、捨不得放權的手,嚴格約束行政權力,在簡政放權改革同時,推進中介機構產權改革,從法規制度、機構設置、人事安排上徹底實現“官商脫鉤”,從而截斷行政部門和中介機構之間的利益輸送,讓政府之手和市場之手各歸其位。
  (原標題:網民稱官中介淪為創收工具 蠶食簡政放權紅利)
創作者介紹

gc20gckvu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